“我拒绝被绑架了思想.被植入所谓梦想.”

[喻叶]有时候跟心脏当同事也不是什么好事,真实被蒙在鼓里

#私设如山。ooc预警。欢迎捉虫。
#是民国paro。(我是爱上民国了吗……。)我流瞎正经深入人心。
#是冉茗 @冉茗 的喻叶。迟了致歉。

双核的词汇深入人心,而真正发挥了双核实力的只有两股势力,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兴欣的叶修苏沐秋,两方其实都很清楚对方是自己最大的威胁也清楚外界都虎视眈眈等着他们打起来好渔翁得利。

“吞掉蓝雨?阿修你没睡醒吧?”苏沐秋听了叶修的话拍案而起,语气中全然是惊讶,叶修却不以为然的抽着烟,“清醒着呢,事情就这么定了。”就连苏沐秋都没搞懂叶修在打什么算盘。

黄少天听说叶修要打蓝雨差点没提着冰雨就冲去兴欣砍人,主要是被喻文州拦下来了。“喻将你别拦着我,蓝雨给兴欣提供了多少军火,作为盟友自己人打自己人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和叶修关系也是不错的,但是如果涉及到蓝雨的利益黄少天绝对是公私分明的。

“少天你先冷静一点,我觉得这事叶修前辈应该不会这么冲动。更何况苏沐秋前辈也不是是非不分只听命令的人。”喻文州只是平平淡淡的说着,没有什么太大的情感波动,就好像兴欣准备打得是其他势力一样。

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这么冷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被卷成了春卷的报纸,摊平举高给喻文州看,油墨印刷的大标题写着《军事一论:兴欣扬言要吞并蓝雨?!昔日盟友突变对手》“喻将这已经实锤兴欣要打蓝雨了,你这么淡定我怕……”

“好了少天,如果是真的我自有打算。”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因为他知道如果任着黄少天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而且有些事情,不说是为了不伤害到无辜的人。

民国柒年拾贰月贰拾陆日,蓝雨势力范围内飘雪,喻文州却还是那一套单薄的军装然后草草披了件大衣。此时兴欣突然来犯,蓝雨不战自降,副将及以下所有人员集体撤退无人伤亡,主将喻文州被俘。

几天来的严刑拷打让喻文州身上到处是伤痕,喻文州的脸色不太好,更何况喻文州也是没睡什么安稳觉,听到军靴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喻文州就知道有人来了,望向声音源头,是叶修。

“我说喻将,还不肯说您的副将撤退到哪了吗?这可是大冬天,再死撑我真觉得您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要垮掉啊,那蓝雨的未来可就没人扛了。”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牵动了肩膀的伤让喻文州感到一阵刺痛。

“你们去外面守着,我来审就好。”叶修的语气不像刚刚慵懒反而带了凌冽。确定所有人都离开后叶修一把抱住喻文州,看着喻文州苍白的脸全然是心疼,“再撑几天,相信我。”喻文州伸手抚上人的脸,“我当然相信你。”

民国捌年一月一日,兴欣周围势力聚集围攻兴欣,兴欣为笼中之鸟,叶修苏沐秋苏沐橙三人分成三方各自抵御外敌。

实力悬殊之时,冰雨出鞘,蓝雨旗帜飘扬,带头者为,喻文州。蓝雨兴欣反包围其余势力,一举歼灭。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苏沐秋和黄少天一行人才后知后觉这根本是他们两个心脏策划的一场局,为的就是歼灭那些虎视眈眈等着蓝雨兴欣打起来的小势力。

为了防止有内奸的存在,一切都是实打实的,兴欣打蓝雨也好,蓝雨撤退至蓝溪阁根据地也好,喻文州的伤也好都是实实在在的不带任何含糊。喻文州也是匆匆去调动蓝雨连身上血迹斑斑的军装也未换下。

蓝雨和兴欣的将士们看着喻文州和叶修安排完事情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喻文州脱下身上的衣服时,看着喻文州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叶修也是想把自己手下一个个都拖出来打一顿,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拿出医药箱就是迅速的给人处理伤口。

喻文州也没有藏着掖着,疼就说疼,处理完喻文州盯着叶修,叶修感觉浑身不舒服,喻文州笑笑,“前辈考虑一下给我炖汤补补吗?我可是做出了巨大牺牲。”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为什么没一枪崩了面前这个人,明明知道自己不会烧东西硬要为难自己,但还是笑笑回了句,“好啊,不过我不保证会不会毒死你。”

“你烧的,有毒我也喝。”
“少贫了你,休息去。”
“是,谨遵娘子命令。”
“别恶心人了,有多远滚多远。”
“滚哪去?滚进你心里吗?”

军装上身,你我为敌。军装褪下,你我相爱。
Fin.

评论(3)
热度(65)

© 洛祁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