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被绑架了思想.被植入所谓梦想.”

【日出江花/周江/23h】作死真的会作死人,尤其别惹那种表面特别好欺负的

#私设如山。ooc预警。欢迎捉虫。

#商人周×旅人江。

周泽楷今年已经是第十一次碰到江波涛了,因为谈生意天天飞来飞去的周泽楷总能在各种不同的地方碰到江波涛,甚至是在微不起眼的公共厕所都能碰到。

生活不易,泽楷叹气。缘,妙不可言。

“周大老板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国?”孙翔趴在吧台上,一旁的周泽楷捧着酒杯发呆,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再过几天。”周泽楷这么回答。

孙翔看着周泽楷飘离的视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说,这次这单很难吗?处理了那么久还没搞定?”

“还有别人也在争这一单。”周泽楷拿起手中的酒杯一口下肚,孙翔也是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你这么一口闷不怕人给你下毒啊。”

“不怕。”周泽楷确实不怕,他什么都经历过了,又有什么可怕的,死只是早晚的事。

“晚上好,又见面了。”江波涛又一次和周泽楷巧遇,周泽楷扯了扯嘴角,回忆了一下这个地方好像是——gay吧。

江波涛似乎看出了周泽楷的心思,点了杯酒:“是啊,这是gay吧,但我似乎也没说我的性取向吧。”

周泽楷不准备继续尴尬下去了,拉着孙翔准备走,岂料被江波涛给拦住了。

“我不追逐碧海蓝天了,我想找个港湾过过小日子。”江波涛环着周泽楷的脖颈。

孙翔看到这个场面,选择撤退,因为他坚信后面会出现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还是走为上策。

“嗯。”周泽楷没太大的反应,腰间突然有硬物抵着,周泽楷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也知道江波涛到底是谁了。

“一枪,投降。”对讲机里传来指令,周泽楷早就知道组织要卖他了,没想到这么快,孙翔应该还没发现吧。

江波涛看周泽楷没有反抗,就这么逼着人回了房间,进了房间,江波涛刚卸下戒备,周泽楷的枪口就对准了他的心口。

“周……不对,一枪先生是觉得这样就能够威慑我了吗?”江波涛笑了笑,抵在周泽楷腰间的枪丝毫没有移动位置。

周泽楷确实感觉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一股无名燥热总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冲上大脑。

周泽楷大概清楚自己是怎么了,但他没想通的是,什么时候,愣了一下,之前的那杯酒……

“我着实挺好奇一枪先生沉溺于情海中时是怎样的。”江波涛笑了笑,趁周泽楷调整呼吸的时候夺过周泽楷手中的枪。

江波涛欺身把周泽楷压在床上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没办法让自己保持理智了,稍稍起身环住人脖颈往下拉,对着人脖子就是各种啃咬,留下了各种深浅不同的痕迹。

“等等!”江波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就被人先入为主了,但是并没有阻挡住周泽楷的攻势,江波涛知道这一次得认命了。

第二天,江波涛醒来时旁边的人早就没了影子,自己带的那把枪也被带走了,但一看发现自己好像是在周泽楷定的房间里。

门突然被打开,周泽楷提着一袋东西往床边一坐:“早饭。”还顺手放了一张折叠的小桌子在床上。

默默吃着粥的江波涛感受到自己的腰快散架了,眼前这个人还真是……不好惹。

Fin.

评论(12)
热度(46)

© 洛祁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