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被绑架了思想.被植入所谓梦想.”

[喻黄]雨声繁杂(ABO)

#私设如山。ooc预警。欢迎捉虫。先虐后甜。是HE。一个清水的ABO。

窗外下着雨,台风十一级,雨点敲打着玻璃窗,雨声繁杂敲得人心里也有了波动泛起层层涟漪。两人同时从睡梦中醒来,两人名义上是伴侣实际上却早已分房并且Alpha根本没有永久标记Omega。Alpha不招花引蝶,Omega遇到发情期全打抑制剂,两人一直过着如此谁也不干涉谁的生活。

两人陆续洗漱完,保姆早已把早餐准备好去干别的事了,他们也不在意对方是否同桌吃饭,气氛如平常一样,这个家里他们要么是一个人吃,没人可说话,要么是两个人吃却安静的跟没有人一样。

喻文州突然抬头对上黄少天褐色的眸,愣了一下不知道方才突然窜上心头的是什么情愫,喻文州没在意,他和黄少天那么多年来,刚开始和正常小情侣一样黏腻,后来蓝雨公司正式成立,喻文州不允许黄少天出现在公司,因为他是他的Omega,初衷是好的但喻文州开始忙于事业,不常见面的两人感情降温到冰谷。喻文州感受到了,他觉得他不该继续绊着黄少天,他可以过得更幸福,如果没有自己,所以毫不拖泥带水的开口:“少天,离婚吧。”

“好。”黄少天也难得一次说话不再唠叨反而简洁明了的答应。他知道现在的喻文州对他的感情早被冲淡了,无数次争执,从独守空房到分房,他从不后悔喜欢喻文州却后悔自己没能留住当年他爱的那个喻文州。

黄少天吃完早餐换了衣服就站在豪宅门口,回望,这是他和喻文州的家,之后无情转头拿着车钥匙就走,留下一张纸条写着“我回娘家,下次再见面,就直接民政局见吧。”喻文州看了不知为何心里竟后悔起来,决定今日不去公司给自己放个假,发现这个家都是那个Omega的气味,干净清明的海盐味,漫不经心的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之时电视上的消息将喻文州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惊醒。

“接下来插播一条消息,由于台风关系某些城镇开始有水泛滥,有以下地区……伤亡人数还在计算中。”喻文州心里咯噔了一下,伞都没拿就冲出了家门。就连喻文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着急,他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失落,连续超速违规,他都不想去在意了,他只想现在立刻马上找到那个人,到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他告诉他他错了,离婚协议不订了,还有,他爱他。

“我说烦烦,喻文州没把你养肥养胖就算了,你有那么饿吗你快把我家吃空了。”张佳乐有些无奈,还好孙哲平出差否则他收留黄少天估计要被孙哲平好一顿骂,毕竟这事儿他没告诉喻文州,他和黄少天的关系之密他不会去背叛黄少天也不会在他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告诉别人他的状况,张佳乐搞不明白,在其他人眼里他们俩是过得最好的,有钱有势而且又有前途有未来,怎么说离婚就离婚呢。

黄少天没有理睬张佳乐的问题继续吧唧吧唧嚼着张佳乐的零食,张佳乐无奈也无聊看起了电视——新闻联播,外面台风天还是要时时刻刻关注的,指不定自家被划范围进了地质灾害区需要撤离自己还不知道那可就凉凉了,不经意中张佳乐发现一辆眼熟的车在先前出事的现场,那条路如果他没记错是去黄少天老家的路……张佳乐没做侦探的脑子,与其自己头脑风暴还不如直接喊黄少天,“烦烦你看那,是不是喻文州的车?”

黄少天转头看电视机中的车,愣住了,他一直以为那辆车已经卖了或者怎么样,因为他们结婚后他就没见喻文州开过几次,车库里也没见到,那辆车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最特别的也就是装饰,当时黄少天喜欢剑,喻文州喜欢六角星,两人共同设计后,结合了他们的喜好设计出了一个标志,那也是如今,蓝雨的标志,黄少天回忆了一下:“糟了……我跟喻文州说回娘家结果我来了你这……”黄少天说完就捞起自己车钥匙就跑,“乐乐谢谢你的零食!下次换我招待你!”张佳乐一脸冷漠然后无奈一笑:“我才不想吃你们狗粮呢。”

黄少天赶到的时候那辆车还在那,但他找不到喻文州,他慌了他不知道喻文州去哪了,他怕喻文州彻底离开他,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一阵熟悉的燥热打断,他又忘了自己的发情期,因为离婚从家里出来怎么可能带了抑制剂,早知道就在张佳乐家里待着了为什么出来找罪受啊……黄少天这么想着并尽量收住自己散发的信息素。

熟悉的手将他圈入对方怀中,熟悉的怀抱让黄少天不禁一愣,喻文州轻轻咬破腺体临时标记然后递给黄少天一个袋子,黄少天愣住了,袋子里是抑制剂,还都是自己用惯了的那几种,喻文州在现场等着,回忆着那些年和黄少天的点点滴滴,他们在一起是因为黄少天的发情期,黄少天经常忘了自己的发情期,喻文州突然想起黄少天的发情期应该就在这两天了他早上什么都没拿就离开了,于是在周围寻找药店和黄少天用的抑制剂。

“喻文州你个混蛋。”
“是是是,我混蛋。那么老婆我们能回家了吗?”
“谁是你老婆啊……”
“谁搭茬谁就是?”
“你幼不幼稚啊……”
“那好,黄少天是我这辈子,唯一的老婆。”
Fin.

评论(4)
热度(99)

© 洛祁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