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绝被绑架了思想.被植入所谓梦想.”

[王喻]画地为牢

    已是夜深,窗外暗淡,房间里没开灯,王杰希从浴室里出来,擦着头发套着衬衫就进了房间,爬上床看着自家恋人不如往常一样抱着手机等自己洗完澡然后折腾自己,反而安稳的躺在床上,王杰希柔声喊了喊对方的名字,“文州?”床上的喻文州没有反应,王杰希感觉有点奇怪,毕竟这个时间换做平时的喻文州那肯定还在书桌上写写画画,王杰希略有疑惑呢喃着,“睡着了?”

    一直装睡的喻文州感受到王杰希洒在脸上的气息,确认对方在自己旁边,一个翻身把人按在了身下,一点都不如平时那个沉着稳重的喻队长反而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骑在王杰希身上,然后俯下身右手食指指尖在人左胸口,或者说心口划圈圈,“我想在这,画地为牢。”喻文州略带笑意的语气和撩人的语句让王杰希着实感受到了暴击HP-1000是什么感觉。

    “好啊,那就别走了。”王杰希听着自家恋人撩人的话饶有兴致的微微一笑回答了对方并抓着人手腕反把人压在身下,低头凑到自家还没反应过来局势的恋人耳边,轻咬人耳垂并舔了舔,然后松口,温热的气息扑在人耳边,“喻文州,你知不知道,这世间最烈的酒,是你低头噙笑的温柔。”王杰希想着,既然喻文州想玩苏,那就比比到底谁苏,王杰希也不是不玩手机的人,网上传自己和喻文州是联盟双苏,一个脾气好一个温柔,王杰希当时笑了,因为他见过外人没见过的,喻文州幼稚的一面。

    “哦?这样的话,独醉不如同醉,何不共沉沦?”喻文州说完就抬头吻上人的唇,王杰希感觉到自己大腿压着人的地方渐渐硬挺起来,王杰希尽快结束了这个吻,起身出了房间,喻文州被王杰希突然的行为搞得不明不白,“王杰希你干嘛去?”“不是要同醉吗?我去拿酒。”王杰希回道,房间里的喻文州望着天花板,内心表示魔术师的逻辑思维还真是跟平常人不一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家伙?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突然觉得自己作了个大死,王杰希也是真的不知道喻文州一杯倒,喻文州硬着头皮喝,一杯红酒刚下肚就红着脸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王杰希收起红酒,把杯子洗干净后抱起喻文州回房间,王杰希发现自从喻文州跟自己交住之后,喻文州不但越来越幼稚了,还被自己养胖了,自己这的伙食有这么好吗。

    把人抱到床上后给人盖好被子然后打好空调刚躺下去,被子就被旁边的人抢了,那人还裹成了一团,宛如春卷,就是王杰希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春卷就是了,王杰希无奈慢慢从人手里抢回被子,喻文州就一点都不安分的抱住王杰希,王杰希有点头疼,以为这个家伙平时已经够幼稚了没想到醉酒之后更幼稚,酒瓶即人品,难怪喻文州心那么脏。等喻文州平稳的睡下去后王杰希在人额头落下一吻,轻声道:“晚安。”
Fin.

评论(7)
热度(81)

© 洛祁澈. | Powered by LOFTER